科普中国 提交流言

羊胎素具有美肤的功效并且能有效抵抗衰老

流言常有商家宣传羊胎素胶囊具有美肤的功效并且能有效抵抗衰老,最终能让皮肤恢复到孩童时期的细润。除此之外,口服羊胎素还被宣传具有增强免疫力、抗疲劳、提高睡眠质量等功能。
展开

真相目前,没有任何有利的证据能证明,人吃了羊胎素能给身体带来任何好处。羊胎素含有一定量的蛋白质和氨基酸,可以作为人体所需蛋白质的来源,但商家的宣传中有很多虚假夸大的部分,其产品的安全性也令人担忧。

论证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永葆青春更是每个女人的梦想。哪个女人不想一辈子拥有美丽而又不老的外表?针对这样的诉求,一款叫做羊胎素的产品进入了女性同胞们的视线并受到了爱美女性的狂热追捧。

成分诸多,有效成分不明

目前市面上的羊胎素大多从羊胎盘和羊胚胎中提取得来。胎盘是在母体怀孕期间子宫壁上形成的一个结构,是连接母体和胎儿的器官。它的主要作用是给成长中的胎儿运输母体中的氧气和营养成分并且帮助清理胎儿血液中的代谢物质。羊胎盘中含有一定量的蛋白质,多种氨基酸和矿物质。除此之外,也含有酶、细胞因子[2]和多种激素,例如羊的生长激素[3]、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催乳激素、雌二醇、雌激素酮等[4-6]。虽然羊胎素可能含有诸多成分,但其中的生物有效成分到目前为止仍然无法确定。

科学证据严重缺乏,实验结论被夸大

关于羊胎素,国内外的研究人员都进行过一些研究。这些研究绝大多数是在细胞或是动物身上进行的。在国外,大多数关于羊胎素的研究仅仅涉及最基础的生理效应和药理效应,并且大部分实验只是在羊身上进行的。国外的文献对于羊胎素功能性的记载少之又少。其中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研究是1996年由尼日利亚学者完成的,研究显示羊胎盘的烘干制品可能含有一种具有催产素活性的物质,也许能辅助分娩[8]。

相比国外研究,国内对于羊胎素功能性的研究方向更为宽广。商家的宣传也正是来自对国内研究结果的夸大。国内的研究者们曾在动物或是细胞中对羊胎素延缓衰老、抗疲劳、调节免疫功能[9-11]等功效进行了少量、单一的研究。对于人们最关心的延缓衰老功效,实验结果主要来自于福建省卫生防疫站的一项有关黑腹果蝇的实验和一项大鼠的实验[9]。在果蝇实验中研究者发现,相比饲喂玉米粉的果蝇,饲料中含有羊胎素的果蝇平均寿命和最长寿命都有了提高。

在大鼠实验中,研究者每天将一定量的羊胎素灌进大鼠的胃中,60天后大鼠血液中的超氧化物歧化酶(superoxide dismutase, SOD)活性有所上升,而丙二醛(malondialdehyde, MDA)含量下降。根据上述两个研究的结果,研究者认为羊胎素可能具有抗衰老作用。商家们也正是通过动物中这样少量、单一的证据,就断定羊胎素对人具有抗衰老作用。

但是,仅凭SOD活性升高和MDA含量降低这两项指标很难直接羊胎素就具有抗衰老的作用。SOD作为细胞内的一种酶,能清除超氧自由基。但美国权威期刊《生理基因组学》(Physiological Genomics)的一项研究表明,当小鼠的SOD活性永久丧失后,衰老速率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12]。

MDA是脂质过氧化反应的产物,它的降低一定程度上标志着氧化应激减少,但这并不能就说明老化速率有所降低——食用水果、蔬菜、开心果、谷物(都含有多酚)都曾显示能帮助降低人血液中的MDA含量[13-15]。这些食物都是我们日常饮食的一部分,但我们大部分人都还是在经历正常的衰老过程。

关于羊胎素的功效的临床研究,目前唯一可查阅到的是来自江南大学2002年的一项针对食用羊胎素对改善睡眠质量、缓解便秘、提高性功能以及改善皮肤状况的研究[7]。虽然这项研究显示了羊胎素的各种好处,但由于实验中样本数量过少,且没有采用双盲法,也没有设置安慰剂对照组,而且研究者并没有利用科学方法进行数据收集和对实验结果进行统计分析(比如羊胎素的效果是通过被试的主观感受来评价的),所以实际上这项研究并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

安全性令人担

对于一个像羊胎素这样的保健品,首先它的安全剂量和长期的安全性是需要被评估的。除此之外,为了保证日常食用的安全,羊胎素与其他食品或是药品的相互作用也是需要被评估的。可惜目前这样安全的信息数是零。 2002年,位于美国纽约法拉盛的一洲美国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曾经向FDA申请羊胎素作为膳食补充剂在美国本土销售。但由于没有足够科学依据来证明其安全性,FDA驳回了这一申请并且禁止了这家公司向公众宣传这一产品[16]。

人们对羊胎素对安全性的考虑主要来自于它里面的激素。激素的长期食用可能会提高血凝块、乳腺癌、心脏病、中风的风险[18]。例如在马来西亚,政府允许羊胎素在其国内销售,但严禁产品中含有任何激素。但遗憾的是,中国并没有关于羊胎素的规定。

目前,中国市售羊胎素胶囊的主要成分是羊胎盘提取物制成的冻干粉,但在现代加工工艺中,并没有某一环节会针对激素进行分离[2],最终产品混有一定量的激素是很难避免的事情。此外,羊胎素的原料羊胎盘中还可能混有朊病毒、梅毒螺旋体、布鲁氏杆菌、结核杆菌以及李斯特菌等致病菌[19, 20]。此外,卫生部2008年就曾明确规定,羊胎盘含有多种生物活性成分,在我国缺乏广泛食用历史和食用安全证明,不能作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21]。


参考资料:
  1. 广州日报. 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3-07/12/content_2316139.htm
  2. 张淑二,陶勇,张运海,章孝荣,等. 胎盘的有效成分及其应用[J]. 动物医学进展,2007,28(9):103-107.
  3. Lacroix MC, Devinoy E, Cassy S, Servely JL, Vidaud M, Kann G: Expression of growth hormone and its receptor in the placental and feto-maternal environment during early pregnancy in sheep. Endocrinology 1999, 140:5587-5597.
  4. Jones CT, Gu W, Parer JT: Production of corticotrophin releasing hormone by the sheep placenta in vivo. J Dev Physiol 1989, 11:97-101.
  5. Wooding FB: Localization of ovine placental lactogen in sheep placentomes by electron microscope immunocytochemistry. J Reprod Fertil 1981, 62:15-19.
  6. James MO, Li W, Summerlot DP, Rowland-Faux L, Wood CE: Triclosan is a potent inhibitor of estradiol and estrone sulfonation in sheep placenta. Environ Int 2010, 36:942-949.
  7. 徐静娟,朱明,邓立. 羊胎盘保健食品的功效研究[J]. 食品工业科技,2002,(增):89-93.
  8. Onuaguluchi G, Ghasi S: The pharmacological basis for the use of dried sheep placenta in traditional obstetric practice in Nigeria. J Ethnopharmacol 1996, 54:27-36.
  9. 刘少娟,陈冠敏. 羊胎素延缓衰老的实验研究[J]. 环境与职业医院,2002,19(3):196-197.
  10. 马佳,李聪敏,许银春.牛、羊胎盘粉的研制及对小鼠的耐受力的影响[J].黑龙江畜牧兽医,2006,(2):76.
  11. 方廖琼,钟英英,张华,等.羊胎盘免疫调节因子对小鼠体液免疫的影响[J]. 重庆医科大学学报,2005,30(3):256-358.
  12. Van Remmen H, Ikeno Y, Hamilton M, Pahlavani M, Wolf N, Thorpe SR, Alderson NL, Baynes JW, Epstein CJ, Huang TT, et al: Life-long reduction in MnSOD activity results in increased DNA damage and higher incidence of cancer but does not accelerate aging. Physiol Genomics 2003, 16:29-37.
  13. Maskarinec G, Chan CL, Meng L, Franke AA, Cooney RV: Exploring the feasibility and effects of a high-fruit and -vegetable diet in healthy women.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1999, 8:919-924.
  14. Kocyigit A, Koylu AA, Keles H: Effects of pistachio nuts consumption on plasma lipid profile and oxidative status in healthy volunteers. Nutr Metab Cardiovasc Dis 2006, 16:202-209.
  15. Jang Y, Lee JH, Kim OY, Park HY, Lee SY: Consumption of whole grain and legume powder reduces insulin demand, lipid peroxidation, and plasma homocysteine concentrations in patients with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Arterioscler Thromb Vasc Biol 2001, 21:2065-2071.
  16. FDA. http://www.fda.gov/ohrms/dockets/dailys/03/Feb03/020703/8004db33.pdf
  17. MyHealth Ministry of Health Malaysia.http://www.myhealth.gov.my/index.php/en/medication-a-you/tradisional-medicine/sheep-placenta
  18. MedlinePlus. http://www.nlm.nih.gov/medlineplus/ency/article/007111.htm
  19. Kubosaki A, Ueno A, Matsumoto Y, Doi K, Saeki K, Onodera T: Analysis of prion protein mRNA by in situ hybridization in brain and placenta of sheep.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00, 273:890-893.
  20. Robbins JR, Bakardjiev AI: Pathogens and the placental fortress. Curr Opin Microbiol 2012, 15:36-43.
  21. 新华网. http://www.moh.gov.cn/zwgkzt/pwsjd1/200808/37528.shtml

内容来源:羊胎素,一个“美丽”的谎言,沫沫哒,果壳网科学人主题站




评论(3)

  • 匿名用户 2015-07-08 10:34
    爱美的代价不是人人都付的起
  • 匿名用户 2015-03-26 10:40
    !
  • 匿名用户 2015-03-24 03:30

共同编辑: 冈部红莉栖

最后更新:2015-03-19 11:53

分类: 医学健康> 保健品     标签:保健/抗衰老/羊胎素/药品/营养

相关流言

最新流言

欢迎关注流言百科微信公号(liuyanbaike)或扫描右方二维码。